{站长验证代码}
jenna jameson virtual sex


曾经,《魔镜魔镜》的导演塔西姆·辛这么说:“如果你要描绘一个王子,你就以这个家伙做蓝本吧。


  ”辛口中说的这个家伙便是艾米·汉默,不折不扣的“小鲜肉”—1.96米的身高、开朗迷人的笑容,外加显赫的家世,扶摇直上的演艺前程,仿佛他的身上就笼罩着一层王子的金光。


  好莱坞偏爱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于是汉默的事业一路绿灯,先是《社交网络》,然后是《胡佛传》、《魔镜魔镜》,再接着是和约翰尼·德普搭档,化身《独行侠》,国庆档在中国上映。


  如今,他将与“新超人”亨利·卡维尔搭档作战,拍摄《秘密特工》。


  还有小道消息指出,汉默还秘密加入了《美国队长2》剧组,成为漫威超级英雄大家庭中的一员……而更令人嫉妒的是,这位王子今年才27岁。


  热爱沙滩的独行牛仔但王子也曾经遇到过难关,小如拍摄《魔镜魔镜》时,因为皇后茱莉亚·罗伯茨的一句台词,他得剃掉自己辛苦长了二十几年才蓄好的胸毛,面对这个无法克服的难关,艾米只好向制作人求情:“我都已经为戏穿上紫色鹅绒紧身裤和夸张的宫廷袖衬衫了,就让我保留这最后一丝男子气概吧”;大如无缘问世的《正义联盟》,他原本是蝙蝠侠的最佳人选,但却因为种种原因,该电影意外流产,让粉丝扼腕叹息。


  就算看起来项目靠谱的《独行侠》也是在断断续续的小灾小难后才真正问世(这个项目早在2006年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艾米·汉默--好莱坞最具潜力的新生代不管过程(大炕上性经历)如何,《独行侠》还是与观众们见面了。


  “当我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就爱不释手,毕竟有这么强的主创阵容和幕后班底,以及如此耳熟能详的题材,让影片有着绝对能够凌驾于其他影片之上的先天气质。


  ”其实,汉默“迷上”的是创造这个角色的过程。


  “我们走遍了美国的整个大西南。


  在整整3个月的时间里,每一周都在不同的城市拍摄。


  一切都令人振奋,除去变幻莫测的天气和时不时险象环生的地理条件。


  ”汉默在签约加盟与正式入组之间的3个星期中,还进行了长约3个星期的牛仔训练营。


  说起这个特殊的经验,汉默喜形于色,“我们一整天没完没了地骑马,练习上马和下马,学会娴熟地运用缰绳和索套”。


  和他温文儒雅,堆满羞涩笑容的外貌不匹配,但私底下的汉默却是个不折不扣热爱碧海和阳光的大男孩。


  他喜欢身穿简单的T恤衫,踩着轻松的夹脚拖,能套沙滩短裤的时候,连牛仔裤都不想换上。


  事实上,他还是一个极限运动玩家,对于跑酷相当有研究,这或许解释了他对《独行侠》的牛仔训练如此热衷的原因。


  艾米·汉默--好莱坞最具潜力的新生代说起汉默对于极限运动的热爱,不得不提他还是黄毛小儿时,全家的一场“大迁徙”。


  那时,他不过7岁,在父亲的带领下,举家从达拉斯搬到了位于拉丁美洲的开曼群岛。


  “我的父母在那里开了学校还办了广播站。


  当然这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我只知道抡起一把大刀,骑上一辆老爷自行车,然后开始属于自己的冒险。


  如果我饿了,就直接砍下一个椰子吃。


  ”这样连鞋子都不穿的生活,他总共过了5年,才又回到了大城市洛杉矶。


  从浑不吝小子到潜力股“我从一个所有人都对你热情如火的海岛,到了一个路人行色匆匆的城市。


  洛杉矶有树但你不能爬,没有螃蟹可以捉,更不会让你背着大刀上街。


  更矬的是,我还一头长发,满口冒着乡音,不知道涅槃乐队,不知道什么是湖人队……总之,土里土气的。


  ”可想而知,这一切对于汉默有多么不适应。


  他换了3所私立学校,其中一次被劝退的原因是他用火机油当墨水书写自己的名字,然后点火烧了起来。


  高中没毕业他就开始表演,但自以为是,连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经纪人安排他试镜,他那不可一世的态度让他差点被解约。


  在这之后,他也参演了不少耳熟能详的美剧,像是《发展受阻》、《美眉校探》、《绝望的主妇》,以及《绯闻女孩》。


  艾米·汉默--好莱坞最具潜力的新生代 可夜宴的老板是陈泽华,我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


  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


  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说道:“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陈泽华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便对婷姐说:“婷婷,我先去包厢里,你等会自己过去。


  ”陈泽华走后,婷姐说:“小飞,以后他跟你说事情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他毕竟是老板,你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你说是不是?”我哼道,我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


  婷姐紧蹙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掉头走了。


  旁边几个同事小声议论起来,说原来这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夏经理都对他那么客气。


  我总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好像我占了陈泽华便宜似的。


  时间不久,酒吧里来了几个年轻人,点了包厢,正好轮到我服务。


  这几个年轻人都在25岁左右,三男两女,一个青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叫他刘哥,有点奉迎他的意思,应该有点背景。


  两个女孩长得都不错,可奇怪的是,她们俩都是刘哥带来的,关系暧昧,坐进包厢就搂搂抱抱,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愣什么,倒酒啊。


  ”刘哥瞥了眼我,“你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我赶紧走过去倒酒,笑着说:“哥,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我看你这么面生,我给你讲,在这里上班,得有眼力见,人也得机灵点儿,像你这种木头似的,早晚得滚蛋。


  倒酒。


  ”刘哥说。


  我则呵呵赔笑,一边给他们倒酒,没想到的,给刘哥右边那个女人倒酒时,她正好想拿话筒,两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洒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着,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声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莹莹,没事吧?”刘哥眉头一紧,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马的,你会不会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给我舔干净,不然你死定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莹莹的大腿。


  脸火烫,可我还得赔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 “擦你麻痹啊,听不懂老子说的话嘛,老子让你舔!”刘哥义愤填膺地说。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再说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还碰我的手,这事能赖我嘛。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


  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刘哥摆手说:“不用了,我去找他。


  ”说完拽着我就走,让那个叫莹莹的女人也过去,路上对我说,叶飞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厢外面,刘哥直接推开门说道:“老舅,这就是你招的人?”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气质不俗。


  我仔细一看,发现婷姐也坐在陈泽华身边,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


  刘哥忽然闯进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陈泽华也皱起眉头,问道:“小军,咋回事?你打了叶飞?”刚才脸上挨了一拳,此时嘴角还残留着血丝,见状,婷姐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尽,紧接着便露出担忧的神色,起身走过来说:“小飞,你没事儿吧,到底咋回事呀?”我见她走来,忍不住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刘军指着我说道:“老舅,我带朋友过来玩,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


  ”说完把莹莹拉到身边,指着湿漉漉的大腿说,你们看,腿上全都是酒。


  陈泽华眉头深皱,沉吟片刻说:“小军,叶飞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难免会出现差错,你着实不应该动手打人。


  ”我说陈总,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时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洒到她身上。


  “草,你他妈还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刘军气得暴跳如雷,飞身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顿时间,内脏都生生扭痛起来,呼吸都特别困难。


  被连续殴(儿童益智故事)打,我的怒火也上来了,刚才不还手,是因为刘军是客人,我礼让他三分,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作。


  想到这,我就全身鼓劲,想扑上去教训刘军。


  婷姐却一把将我拽住,紧蹙眉头道:“小飞,你冷静点,不能动手打人。


  ”嗬!我冷笑着,指着刘军说:“凭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还手?!我被打是应该的,我打他就不可以,凭什么啊?!”婷姐急忙说:“小飞,别说了,你把酒洒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对,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妈被打了,还得给他赔礼道歉?!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间各种心情充斥着,难受至极。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护我,即便我撞见张雨彤上厕所,婷姐也尽量帮我说话。


  可现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还拦着我,不让我报仇。


  差距真是太明显了。


  我情绪失控,咆哮道:“你告诉我,我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让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吗?!我应该自己打自己,这样你就满意了?!刘婷,你想讨好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拿我当陪葬品!”我发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罢!“小飞,小飞,你等等……”身后传来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装没听见,毅然决然地走了。


  我原以为婷姐和陈泽华在一起,是故意气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陈泽华在一起,至于出发点,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欢陈泽华。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心里难受得很,随后我就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喝闷酒,越难受越想喝,越喝越难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点飘。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婷姐和张雨彤都没有睡觉,两女坐在沙发上,气氛也有点尴尬。


  见我踉跄着走进去,婷姐急忙过来扶着我,面露担忧和歉意,说小飞,婷姐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我猛地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


  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我一口气喝了。


  “小飞,事情我都听说了,婷婷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你就别埋怨她了。


  ”张雨彤说。


  我冷哼道:“彤姐,你别说了,我心里有数,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打我是应该的。


  ”婷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眸也闪动起来,歉意地说:“小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
标签: 汉默   王子   的是   艾米   独行侠   魔镜魔镜   城市   好莱坞   影片   新生代陈泽华   刘哥   婷姐   小飞   小子   老子   刘军   倒酒   女人   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