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who created the first bitcoin


上周的FOMC会议表明,即使经济超过了传统的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指标,美联储也依然打算将利率维持在零的水平。


  但鲍威尔并没有阻止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趋陡上升的趋势。


  鲍威尔向债券投资者给出了相互矛盾的指导意见:温和的前瞻性指引对短线投资来说是看涨的,而美联储提高通胀预期对长期投资来说是看跌的。


  处于曲线腹部的债券“两头不到岸”。


  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是否还有更多的空间可以抛售。


  金融博客零对冲的分析表明,债券基本上无处可抛。


  市场目前预期中性利率,即充分就业和稳定通胀情况下的短期利率为2.35%,接近美联储对利率的乐观长期预测。


  周四(4月15日)美元指数小幅收高,稍早曾跌至3月18日以来最低91.49,投资者在美国3月零售销售录得10个月来最大增幅这样的利好数据,和美债收益率持续下滑之间进行权衡;10年期美债收益率触及1.526%的3月11日以来低点。


  现货黄金一度涨近2%,刷新2月26日以来高点至1769.66美元/盎司,尽管美国经济数据好于预期,但美债收益率仍下滑,推动投资者买入黄金对冲未来可能出现的通胀风险。


  油价创下四周新高,因美国经济数据向好,且国际能源署(IEA)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主要经济体开始从疫情中复苏之际调高了石油需求预测。


  商品收盘方面,COMEX6月黄金期货收涨30.50美元,创3月9日以来最大单日美元涨幅,涨幅1.8%,报1766.80美元/盎司,创2月25日以来主力合约收盘新高。


  WTI5月原油期货收涨0.31美元,涨幅0.49%,报63.46美元/桶;布伦特6月原油期货收涨0.36美元,涨幅0.54%,报66.94美元/桶。


    受访分析师因而指出,如果诸如3月份非农就业人口增加近百万的系列经济数据趋势能够继续延续下去,那么美联储就有可能开始考虑启动缩减购债进程,但眼下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数据,却还很难说服美联储去真正认真考虑缩减宽松力度的进程,因而,距离其真正开始行动的节点,也至少将仍有半年以上。


  在此期间,除了例行的政策会议之外,在7月的美联储主席半年度国会听证会,以及8月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还会有额外的机会来与美国及全球的投资者就政策前景进行沟通。


    而多达三分之二的受访经济专家都确实预计,美联储在开始缩减QE之前会事先明确地发出信号,如前文所述,最可能释放如此信号的时间节点就是今年三季度,尤其,8月底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的主题讲话,将是透露政策预期的最佳时间节点。


    如果近期美国经济数据向好的状况能够得以延续,那么,按观察人士的预测,当失业率降至4.5%而PCE通胀率升至2.1%时,美联储所宣称的经济表现“长足进展”目标就将大致得到实现,届时,开始考虑逐步缩减QE规模也就显得顺理成章。


  同时,美债收益率的表现也更多指向美联储有大概率在年底前而非明年开始缩减QE。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在本周的会议上,美联储将大概率重申会在政策行动上保持“耐心”,但是其同时也会释放更多的措辞来对经济状况予以肯定。


    但即使在年内开始缩减QE,要彻底结束这一行动也是个漫长的过程,多数经济专家认为,从开始缩减QE到真正停止购债行动,美联储至少还要花上12个月时间,这也反过来意味着在此期间美联储的政策利率水平会继续维持在0水平,加息行动因而最早也要到2023年初才会到来。


  于是各界的当前预期仍是政策利率上限会在2023年底达到0.75%,在2024年底达到1.25%,从而,未来的政策紧缩行动周期一旦开启,也料将是循序渐进,而非一蹴而就的。


    而政策前景的变数,除了疫情和经济的前景之外,却还有美联储的潜在高层人事安排变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当前任期将于明年1月底结束,因而美国总统下半年必须重新提名美联储主席人选并交付国会参院批准。


  虽然多达四分之三的受调查专家都认为鲍威尔将赢得连任,但是在此期间,美联储高层的政策倾向却不可避免地会趋于保守和稳妥。


  与此同时,美国财政政策的配合,也是另一重外部诱因。


  如果拜登政府顺利地通过基建刺激计划向经济输注额外的流动性,那么美联储维持宽松力度的压力也会随之减小。


    而作为对经济前景予以认可的最先行信号,美联储可能会考虑微调超额准备金利率水平,这是在其3月政策会议纪要中已经提及的状况。


  眼下,有约五分之一的受访专家认为,美联储会在本周的会议上把超额准备金利率从0.10%上调到0.15%。